AM小璐

蹇齐:一春又梨花

只是因为很喜欢梨花,也正好对应天玑白所以有了个小脑洞~~~哈哈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前每逢过年的时候,天玑国诺大的宫殿里总是冷冷清清的。直到前些年,蹇宾遇见了齐之侃这宫中才好似多了份生气。今年的春节晚了些,临近春天才到来。一直生活在王宫里的蹇宾今年突然很想与齐之侃一去出去看看,看看这高墙外面的生活,高墙外面的春节。

想法刚蹦出来没多久,蹇宾立马拉着齐之侃实现了它。

这宫外面的过年气氛就是与宫里不一样,街上灯火通明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,幸福的笑容。家家户户都抱着小孩出来玩。穿着红新衣,梳着两个高高的小辫儿,好不热闹。

蹇宾也是第一次在宫外过年,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,自然是一脸迷茫,但又有一丝欣喜。这看看,那看看对一切事物都好奇极了。

齐之侃看着他王上脸上的表情不停地变化着,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。在前面走着的蹇宾听到后面的笑声,停住脚步回头看向齐之侃。

“小齐你笑什么,莫不是。。在笑本王没见过世面?”

“末将不敢,只是从没见过王上这样的表情,一时觉得。。十分可爱。”齐之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。

“可爱?这。。本王还从没听人这么形容过本王呢。小齐这可是算在。。调戏本王?”蹇宾边笑边往前走,把一脸蒙圈的小齐留在了身后。

街上的行人声越发热闹了。

随着天色越来越暗,蹇宾的手上也拿满了东西,“以前没吃过这糖葫芦是在可惜了,小齐你也吃一个。”

齐之侃还没反应过来,嘴里边就感到了丝丝酸甜。刚想说话,便又被蹇宾拉着跑了起来。蹇宾拉着齐之侃向城郊方向跑去。不知不觉中已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,眼前是一栋小木屋,木屋旁边有一片林子,不过天色太晚,看不清楚。

“小齐,这是本王特意备着的房子。今晚就在此歇息吧!”说着便走进了屋子。

齐之侃见蹇宾直径走了进去也就没多问,跟着进去了。

“小齐天色也不早了,你我便快点歇息吧!”说完蹇宾便把身子一侧,躺了下来不说话了。

齐之侃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觉得蹇宾有事瞒着他,却也不知是什么。但他知道蹇宾不想说,而且自己这么一天逛下来确实累了,便不再多想,躺在蹇宾旁边沉沉睡去了。也不知是今天太开心,还是什么。他做梦了。梦里齐之侃梦到了蹇宾,但他皱着眉似有化不开的心结。齐之侃走上前去把手贴上他的王上的眉头,虽然眼前人并看不到他,自已手上动作也于他没有用,但齐之侃还在轻轻揉着。

“王上,你看你老是皱眉。”还没看够眼前人,刺眼的阳光便照醒了齐之侃。下意识的去摸摸身旁的人,却发现身边的床没有温度,睡在那里的人应该很早就走了。

“王上!”也可能是常年上战场杀敌的缘故,齐之侃的心里异常紧张,忙穿戴完,跑了出去。

“王上,王上。。”当他推开门的一刹那,他愣住了。那个牵动他思绪的人,就站着那片林子前,一身白衣衬得他更加有王者风范,但那人转身的眼中却似和煦春风,似水柔波。而在他的身后,则是一大片的的梨花树,正如诗句中所说“满院朝来白雪香”,“粉淡香清自一家。”满地的落花如白雪撒在地上,却又被清晨的阳光打上了金粉。

“你怎么愣住了呀,看这片林子是不是很美?”蹇宾浅笑着问道。

“王上你这是给我的惊喜?”齐之侃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是啊,但倒不如说是给我们俩的惊喜。这是本王自打明确了与小齐的心意便开始准备了的。本王知道小齐当年本就不愿与我下山,本王要不是这天玑的王只怕也是不愿待在那冷冰冰的王宫里的。如今有了这屋子就当作这是我与小齐的家,可好?”

“王上,谢谢你。”齐之侃红了眼眶,把唇贴上了蹇宾的唇。他也没多大岁数,这情爱方面的事自是不懂的。刚贴上去便后悔了,又尴尬地停在上面不知怎么才好。
蹇宾看出了齐之侃的尴尬,心里也觉得好笑:真是的,还是个小孩子呢。他缓缓放开了小齐,把头伸到他耳边轻声说“明年开春,我们再一起来,等这天下什么时候太平了,本王便不做这王了,与你一起常住在这里,可好?”

“嗯”

有一阵春风吹过,花瓣被卷了起来,又掉落到了地上。


梨花云暖,又一春。










次年,天玑国灭,天玑王蹇宾于殿前自刎,上将军齐之侃不知所踪。但听旁人说,那年城郊外的一片梨花林开的特别好,东风一吹,漫天都是洋洋洒洒的梨花,漂亮极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再分割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的自己看着也有些尴尬,但是这种舒舒服服的相处模式,岁月安好,是我很希望他们能拥有的,所以手残码了一篇极短的小小文~~😝(多多包涵啦~~~)

评论(2)

热度(12)